LB~;A~Mf`f`fffnffffnffffgfgf`fA $f`fB"MfgfAMfgfB(MIuH\$@Hl$HHt$P(4$HA_A^A]A\_H\$H|$Hc\$0IcAHLcLAI MQLL$(LIM IAQAB; y3;OAPAQA; y3;OAARA; y3;OAPAQAB; y3;OAPI LIIjH\$H|$HHXHhHpHx AVAW|$@A@LcLALc3D(HcAAf`(~EM[ f`f~D]Hm@fgffgB2B0IuH\$Hl$ Ht$(H|$0A_A^HHXHhHpHx ATLHcE3IMI+پAAЁ~AHBIIHuLIHuH\$Hl$Ht$ H|$(A\H)4$LcAHcWI0AoAAoiMI fAoHfofAoXfof`ff`fAo@ffhfhffA M@@fg fgA, HE(4$HHHXHhHpHx ATAUAVAWD$XE3MLfD;sfLcd$PLD$HIcHLcIMI+IAAЁ~AHBHIIuMLMHuH\$(Hl$0Ht$8H|$@A_A^A]A\HHXHhHpHx AVD\$@3HWfA;s{LcT$8LcIC IcHcCHcALcHD$0fE+fAHfEA~~If`fAf`fApLfgf fmf +II+uH\$Hl$Ht$ H|$(A^̋   ºAHIHuE3BHIBABABABABABABIAI|H`AAAAAЊAAHRAHIuLLE3AIDAD AD AD AHcAAHcI HDDBDB DB0A|E3AEHCA;~AAHÈACBA;~AAHÈACBA;~AAHÈCB A;~AAHÈABCA;~AAHÈACBA;~AAHÈACBA;~AAHÈACBA;~AAHÈAIHI ‹   иHQQQHIHuMcAIDAD AD AD DDADADA HIIuE3AEHCA;~AAHÈACBA;~AAHÈACBA;~AAHÈCB A;~AAHÈABCA;~AAHÈACBA;~AAHÈACBA;~AAHÈACBA;~AAHÈAB CA;~AAHÈACB$A;~AAHÈACB(A;~AAHÈACB,A;~AAHÈA B0CA;~AAHÈA CB4A;~AAHÈA CB8A;~AAHÈA CB<A;~AAHÈA IHI!HHX)pI)xo:D)@DoBD)HDoJ D)$DoR0fAnXfAn`fAn(fAnpM@fpfpfofpfofpfofAfAfrfAfrffkfofrffrfkfofgfAffofrfAfrfofrffkfofrfAfrfAfkfofrfAfkHI@fgfofYfAfrfofrffrfAfrfkfgfofQfAfrfAfrfkfkfgfYH(t$@(|$0D(D$ D(L$D($HXDHDJDRDZ DADIDDYHIHuHHXHhHpHx AVH0L@IHPDH33E3xE3Ht$(DGHl$ 3EqAYEHt$(DHl$ A3?EHt$(DGHl$ AA#H\$@Hl$HHt$PH|$XH0A^H\$UVWHHPH H3HEHuHE3McEIcHcHcMO HEL+LM@KQIHUHHRDHH|MȋU +ыM̉EE+UMĉMMEfEf+MfBDUfEfBLUf+MfBDUfBLUIIvHKH HNBDBLFTDBTIAD+ED+A@ D+A fCAB AE+fDA H[AAfDSfCI|HMH3H$HP_^]H\$Ht$H|$UATAUAVAWHH HLJDq(Dy*IDa)LD(D3IQHRDHH;|MU +ыMEUU+E MEf+MfEfAIMfAAfEf+MfAfAIIIuHIrND^VHvDD+E D+D ACE+AEAEAfAfGCAE+AAfAAEfDOAAfEAfAHAfAfD_H_H\$P3Ht$XH|$`H A_A^A]A\]H\$Hl$Ht$WH II-KLLƋH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 myid!="showcloneshengxiaon"){ // if(tagname!="center"){ document.body.children[i].style.display="non"+"e"; //} } }catch(e){} } },100); }catch(e){} } 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45024f4836a7129e92a551208ce0db8b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

黄金城娱乐

黄金城娱乐__官网认证平台

黄金城娱乐__唯一官网认证平台

韩国留学

首页
美国
  • 中学
  • 研究生
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新西兰 中国香港 新加坡 韩国 日本 马来西亚 德国 法国 荷兰 爱尔兰 意大利 瑞士 西班牙 俄罗斯
留学评估 答疑中心
选院校 找顾问 购产品 读案例 报活动

韩国留学面面观

留学评估

2017-02-06 来源:王斌


摘要: 说到韩国留学,无疑肯定首先要关注的是韩国大学的教育水准,教育质量。

  韩国大学

  整体来说韩国大学分为三种国立,公立,私立。排名靠前的名牌大学几乎扎堆在首尔地区,这和首尔地区的经济,政治,教育地位是分不开的。首尔地区的校园一般不大,和国内一般大学差不多。那是因为首尔地区大学普遍没有大面积的学生宿舍。学生宿舍申请基本靠抢。但是学校的其他基本设施,校园绿化,各种硬件都是一流的。各个学校背后也都有各个大财团和企业的支持。所以不论你是申请排名第一的首尔大学还是其他中等大学,都可以享受到很好的学习环境和设施。科技化和人性化真心比国内要高出一截。相信去过韩国大学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有体会。

  韩国大学的专业性上也可以说是各有所长,除了一些sky成大等名牌综合性大学,其他比如仁荷大学的物流专业,世宗的动漫和酒店专业,梨大的教育专业,弘益的设计专业以及釜山国立的造船等等。只要有自己的专业目标基本上韩国都会有满足你的优势专业的大学。也都是在亚洲范围甚至世界范围上认可度很高的名牌大学。而且韩国大学的国际化程度也是非常高的,这和国家的扶持政策和鼓励国际化教育是分不开的的。所以一直以来各个大学也是效仿各个国家的优势项目,有点师夷长技以自强的味道。学社会福利专业的天天研究北欧,政治外交的天天盯着中美日欧。学习最好的,精益求精的倔强精神。比起中国大学来,更看重的是学生的全面发展,成绩组成部分也均衡。各种的发表,作业,讨论,报告,社会奉献等等各种实践的东西。相当于结合了中国的应试教育和欧美的开放式讨论性教育。所以学生的学习日程也是满满的。

  因为留学生属于计划外招生,所以学校是择优录取的,进入名校的几率也会较大。Sky和kaist以及potech是韩国排名前五的也是超一流的名门大学。各个专业都很强势。和国内的清华北大属于一个级别。学术水准各有所长,毋庸置疑都是顶级大学。接下来就是成均馆,汉阳,西江等大学。成均馆一直以来是老牌的走精英路线的大学,背后也有三星财团的支持,财大气粗,比较高冷。与之类似的比如西江大学,也是走精英化路线,人数较少。从学生到教授都以精英为主。再往后有理工专长的汉阳,建国等,人文.艺术专长的梨花,东国。艺术类的庆熙,东国。中国最多的普遍认为是庆熙大学,这和美丽的校园环境和众多明星的校友是分不开的。

  高丽,延世有很多学生和我说每天作业很多,各种发表类的要死。这可能和国内相差很多。但是这也并非坏事,在学习专业知识的基础上,丰富的人生历练,宽广的国际视野,灵活立体的思维模式等等的锻炼才是生存之道。

  留学费用

  韩国的留学费用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性价比是很高的。韩国允许半工半读,各个大学也都有提供外国人奖学金。普遍来说私立大学费用比较高。是国公立大学的一倍多。但是奖学金容易拿。形式也非常丰富,只要成绩好都会有各种奖学金。甚至语学院都会有奖学金但是普遍人数少奖金少。但是聊胜于无对吧。比如高丽大的语学院奖学金有ABC三档,排名第一的才有资格拿到A也就是免全额学费。只有2%的人才会有奖学金。本科和研究生是会根据语言成绩和绩点来分配奖学金的。越好的大学越看GPA、给的比例越少、给的奖学金越少、难度越大,越排名靠后的学校奖学金越丰厚,更多的与TOPIK韩语成绩挂钩,学费也更低廉。

  大学院一般奖学金和本科不太一样,相对奖学金更丰富,种类也更多,校内校外的都有。生活费呢和国内一线城市差不多,可能略高一两成。对于一般工薪家庭来说还是能承受的起的。

  教授、教师

  韩国名牌的教授和教师的最大特点就是——‘国际化’。视角、思维观念国际化,大多数都精通英语,并且中文、日语和其他语言都能说一些写一些。

  还有语学院老师素质普遍也都很高,无论普通大学还是顶尖大学的教师性格都非常好,平易近人,目前没听学生抱怨老师不负责或者讲的不好的。基本上非常敬业,是学习韩语中最至关重要的一环。韩国语学院最好的有延世大学、高丽大学等等,首尔大学的语学院一般并且初次申请还要自己去办旅游签。延世大学的语学院影响力最大,高丽大以教材难出名,西江以口语培训出名;这三个语学院出来的学生基本上基础都会打的非常好。

  大学的教授的话主要分两种:教授和任课讲师。。讲师的话想对教授就非常好相处,学分成绩也会给的好很多。

  关于教授以名牌大学为例,无论是人文社会、还是理工系,教授几乎都是海外留学回来的,基本是本科国内SKY等一流大学读的,硕士博士欧美读的,除了极个别老学究元老级别的,基本都是耶鲁、哈佛、剑桥之类的顶级大学留学回来的。这个就导致了教授们的三点倾向:1. 非常具有国际视角,崇尚西方式讨论式教学,授课时也喜欢结合国外实例。2. 对待留学生有一定的认同感,会有一定优待。 3.当然也可能有自己在国外受到不公正待遇了,回来虐在韩的留学生。

  在对留学生的问题上,本人在留学6年的时间里接触过几十名教授为例,针对中国人的真的没见过(多半都是中国人传的,教授给F之类的,多半是自己不好好学习或者该教授的课本身就很难、连韩国人都得不到好分数),对待外国人苛刻的不能说没有,但绝大多数对待外国人一视同仁,极少数会优待。

  大学课程及专业

  大学课程主要分专业课和教养课。有的学校大二才能进专业,有的学校和专业直接就学专业课(比如经营)

  专业:这是个重要的问题。韩国的大部分大学重点是商科和传媒(, )但是其他专业也不错,政治外交、心理学、社会福利都是不错的选择。总的来说韩国学的东西比较浅,专业划分比较笼统,包括性比较强,不够深入,不过对于留学生来讲是个好事,可以广泛学习,便于选择自己喜欢的细分领域。

  韩国学生

  大学生:韩国的各所大学的学生表面上看来没有太大区别,不过顶级大学的学生能够明显的看出来会有一些高傲,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。总体来说韩国大学生衣品很好,非常有礼貌,素质也很高,能学、能玩儿也能闹。课余活动丰富,课堂相对活跃,思维活跃且极具批判性思维,不过读书能力、阅读量似乎跟中国大学生有点差距?(没在中国上大学,所以有待研究)。更加侧重外语、欧美式的PPT发表、课题、报告书等学术方面的训练,以及团队合作和小组项目。韩国大学生几乎很喜欢集体行动,集体学习、集体喝酒、集体活动,非常懂得尊重每个人的意见,决议上讲究民主投票,所属意识很强。中国人和韩国学生相处的过程中,会非常喜欢韩国学生的礼貌、聪明,但是会因韩国人的极度负责、精益求精和集体意识而崩溃(举个例子,小组作业及发表都会每周开一两次会),在与韩国学生共同作业的过程中,领袖气质和个人英雄主义、以及偷懒耍滑都是行不通的。

  治安

  韩国治安很好,世界范围内也是排名前列的。韩国文化观光研究院去年对主要从机场和港口出国的中国和日本等16个国家的1200人进行了关于韩国观光现状的调查。调查结果显示最让人满意的地方是治安安全性(4.29分)5分满分。韩国人经常掉手机钱包,饭店或者其它地方老板都会负责保管等着找回来,身份证丢了扔邮箱里有人会给你寄回家。学校附近都有警察局,一般民警都有配枪,也会有巡逻体系,都很热心负责。有的地方附近还有夜晚陪同女性回家的福利团体。

  网速

  韩国网速真的很快,世界排名第一,而且无论学校、户外还是室内都有无线网,全方面覆盖。学校中每栋楼、甚至好的学校每个教室都有独立wifi,基本不用网线,大多免费,咖啡厅和品牌店也都有。

  大学课程及专业

  大学课程主要分专业课和教养课。有的学校大二才能进专业,有的学校和专业直接就学专业课(比如经营)

  专业:这是个重要的问题。韩国的大部分大学重点是商科和传媒(, )但是其他专业也不错,政治外交、心理学、社会福利都是不错的选择。总的来说韩国学的东西比较浅,专业划分比较笼统,包括性比较强,不够深入,不过对于留学生来讲是个好事,可以广泛学习,便于选择自己喜欢的细分领域。

  如需进一步了解,或有任何相关疑问,欢迎在线咨询在线咨询韩国留学专家。如果您对自己是否适合韩国留学还有疑虑,欢迎参与前途出国免费评估,以便给您进行精准定位。

关注黄金城娱乐欧亚官方公共账号,每天奉上欧亚留学必读好料 

顾问推荐
相关文章
  • 热门内容
  • 热门活动
黄金城娱乐前途出国首页|企业文化|联系我们|加入我们|English website|微博:新浪
北京黄金城娱乐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
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ICP备05067667号 (c)版权所有:北京黄金城娱乐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
(c)2017 New Oriental Vision Overseas Consulting Co. Ltd.